中小企业是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主体,是扩大就业、改善民生、促进创业创新的重要力量,在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为优化中小企业发展环境,激发企业发展活力,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小企业促进法》及工信部、省政府有关工作部署和要求,2020年省工信厅委托福建省中小企业信息协会开展中小企业发展环境第三方评估工作,形成本评估报告。



  评估工作情况


  本次评估以全省“九市一区”为评估对象,以2019年度统计数据为基础,经评估方案设计、统计表号审批、问卷调查与分析、实地调研等,形成1份总报告和“九市一区”10份分报告。


  一是注重评估内容的全面性。本次评估按照《中小企业促进法》的要求,在财税、融资、创新、创业、市场开拓、服务、权益保护、监督检查等环境评估基础上,增设要素、法治环境评估。通过对市(县、区)政府、省直涉企厅局、企业三个维度、十个子环境进行全方位调查评估,全面了解全省中小企业发展环境。


  二是注重抽样调查的代表性。本次问卷调查以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企业名录库为基础,样本企业均为中小微企业,全面涵盖一二三产业,兼顾不同行业、企业规模、企业登记注册类型等,确保样本企业具有代表性。本次评估共收回问卷4987份,其中有效问卷4886份,比上年评估样本量增加2075家。


  三是注重指标体系的完整性。依据相关政策条例和文献资料,综合工信部及国内其它地区中小企业发展环境评估指标,按照可量化、可比较、可改进的原则,设立10个一级指标、39个二级指标、58个三级指标,以及GDP、常住人口数、规上中小微企业数、中小企业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等5个辅助指标。


  四是注重评价方式的科学性。对指标权重的计算采用主观、客观和组合赋权的方式,邀请省统计局、省工商联、福建农林大学、福建江夏学院等高校、研究机构、政府部门相关领域专家,对各子环境的重要性进行评分,结合客观赋权权重结果,实现主客观组合赋权,使得各项指标权重既包含专家主观经验判断、又包含指标数据特征的最佳权重向量组合,确保权重的设置科学合理。



  评估主要结论


  (一)各地市发展环境综合评分呈梯度分布

  评估结果显示,厦门市中小企业发展环境综合评分为73.15分,在各地市中排序第一位。福州市综合评分为69.72分,排序第二位,与厦门市的综合评分差距缩小。三明市综合评分为63.52分,排序第三位,泉州、莆田、龙岩位居第四、第五、第六位,得分分别为61.02、60.71、58.07分,宁德、漳州、平潭、南平综合评分分别为54.92、54.05、53.72、51.67分,与其他地市相比,仍有较大的改进空间。


1.png


  从两大协同发展区比较看,闽东北地区中小企业发展环境总体弱于闽西南地区,闽东北地区除福州、莆田外,其余各地市发展环境低于全省平均水平,而闽西南地区厦门、三明、泉州市发展环境相对较好。

 2.png


  从各地市的子环境综合得分情况看,优劣势子环境差异较大,每个地市都有各自的优势和劣势,其中,厦门、福州的优势子环境较多且在全省各地市中居前列,如厦门的财税、融资、创新、市场开拓、服务等5个子环境在全省排名第一,法治环境排名第二;福州的创业、权益保护、法治等3个环境在全省排名第一,财税、创新、市场开拓、监督检查等4个环境排名第二;但厦门市权益保护环境、要素环境,以及福州市融资环境、服务环境的得分靠后,表明厦门、福州两市虽总体发展环境较好,但在某些子环境方面仍需进一步优化、提高。

  (二)中小企业对发展环境满意度明显提升

  本次抽样调查4886家企业对所在地的发展环境满意度均有明显提升。财税环境的平均满意度最高,为90.7分,其次为服务环境88.8分,第三为法治环境88.7分。满意度最低的是市场环境,为86.8分,次低的子环境为融资环境86.9分。与上一年相比,各子环境的满意度得分均有所提高,其中融资环境满意度提升了5.07分,创业环境提高了4.17分。


3.png


  (三)各项一级指标评价情况

  1.财税环境评价结果


  财税环境指标由工业发展专项资金、产业发展基金、小型微型企业增值税和所得税、税收效率、企业税收负担等二级指标和8个三级指标构成。综合企业满意度评分,高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厦门、福州、莆田、平潭,低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南平、漳州、泉州、三明、宁德、龙岩。


  2.融资环境评价结果


  融资环境指标由制造业贷款、政府性融资担保体系建设等二级指标和5个三级指标构成。综合企业满意度评分,高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厦门、泉州、莆田、龙岩,低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宁德、三明、南平、福州、漳州、平潭。


  3.创业环境评价结果


  创业环境指标由当地行政审批效率、小型微企业创新示范基地培育、国家创新创业特色载体培育、创业氛围等二级指标和5个三级指标构成。综合企业满意度评分,高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福州、厦门、南平,低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泉州、三明、龙岩、宁德、漳州、平潭、莆田。


  4.创新环境评价结果


  创新环境指标由中小企业梯度培育、“专精特新”企业培育、科技型中小企业培育、创新服务机构建设、支持企业技术创新、研发投入等二级指标和12个三级指标构成。综合企业满意度评分,高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厦门、福州、龙岩,低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泉州、漳州、平潭、三明、宁德、莆田、南平。


  5.市场开拓环境评价结果


  市场开拓环境指标由政府采购支持中小企业发展、支持企业参展、企业进入国际市场便利度等二级指标和4个三级指标构成。综合企业满意度评分,高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厦门、福州、平潭,低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南平、龙岩、漳州、三明、宁德、泉州。


  6.服务环境评价结果


  服务环境指标由建立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协调机制、建立中小企业统计监测体系、建立中小企业公共服务体系、中小企业公共服务示范平台、中小企业公共服务平台网络绩效评价、组织中小企业经营管理人才培训等二级指标和9个三级指标构成。综合企业满意度评分,高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厦门、三明、泉州、漳州、龙岩、宁德、莆田,低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福州、平潭、南平。


  7.权益保护环境评价结果


  权益保护环境指标由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维护企业权益等二级指标和3个三级指标构成。综合企业满意度评分,高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福州、平潭、龙岩、三明,低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莆田、漳州、南平、厦门、泉州、宁德。


  8.监督检查环境评价结果


  监督检查环境指标由地方政府对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中小企业发展基金使用效果监督检查、政策落实评估等二级指标和3个三级指标构成。综合企业满意度评分,高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莆田、福州、三明、宁德、泉州、厦门,低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南平、漳州、龙岩、平潭。


  9.要素环境评价结果


  要素环境指标由用电成本、用水成本、用气成本、用地成本、用工成本等二级指标和5个三级指标构成。综合企业满意度评分,高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莆田、泉州、漳州、三明,低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南平、福州、宁德、龙岩、平潭、厦门。


  10.法治环境评价结果


  法治环境指标由贯彻落实《中小企业促进法》《福建省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条例》、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涉企案件等二级指标和4个三级指标构成。综合企业满意度评分,高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福州、厦门、三明,低于平均分的地市依次为平潭、莆田、漳州、泉州、龙岩、南平、宁德。

4.png

 

  各地优化中小企业发展环境的主要经验做法


  评估发现,各地市在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方面有不少经验和做法值得借鉴:一是提高中小企业服务效率。福州市通过压缩时限、优化流程、提升服务,构建了财产登记窗口“不打烊”,网上“一次办”,服务“零距离”的福州模式。泉州市率先在全省创建首个企业开办“零费用”城市,仅印章刻字一项每年可为企业减轻负担2200万元。二是创新中小企业融资服务模式。莆田市搭建特色产业融资对接桥梁,建立“一个或多个商业银行盯住一个地方特色行业”的“1+1”或“N+1”模式的挂钩服务示范机制,龙岩市在全国率先推出林权直接抵押贷款卡“普惠金融惠林卡”,免中介评估费,贷款在享受省级财政3%贴息的基础上,可叠加享受市级财政1%的贴息。三是积极培育中小企业创新生态。福州市加强行业技术中心建设,设立53家行业技术创新中心,与1235家中小企业签订合作协议,完成技术创新项目274项,为中小企业完成了近3.4万批次的检测及成型服务。四是健全中小企业服务网络。厦门市建成“线下+线上”中小企业公共服务平台,线下网络以市中小企业服务中心、示范基地和示范平台为核心,其他公益性和专业性社会化服务机构为骨干;线上网络以“慧企云”、“三高企业平台”、中小企业公共服务微信公众号矩阵等为主要平台。2019年累计服务中小企业超5.4万家次。五是畅通中小企业的联系沟通渠道。南平市打通“政企直通车”与市政府督查室“两单平台”通道,建立对企业复工复产问题的接办、分办、督办协调联动的快速反应和高效运行机制。平台累计收集企业反映的贷款融资、复工复产、用工奖补、企业办证等方面问题147件,办结率100%。六是加大中小企业权益保护力度。三明市在全省率先出台《关于优化金融司法服务 建立涉案企业“白名单”制度的实施意见》,对经营、纳税、信用较好、项目有前景、符合产业发展政策的涉案债务企业,可申请进入“白名单”,实现保护金融债权与扶持企业发展并重,银行、企业、政府、法院多方共赢。


  评估过程也发现,各地在优化中小企业发展环境方面还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主要包括:1.服务中小企业发展的工作机制有待加强,部门信息共享有待加强,沟通渠道有待畅通。2.服务中小企业能力有待提高, 各类服务机构存在提供的服务项目不多、服务质量有待提高;3.融资支持政策可操作性有待增强, 金融机构对制造业中小微企业“不敢贷、不愿贷、不能贷”问题依然较突出;4.中小企业合法权益保护有待加强, 受国内外复杂多变的经济环境变化、经济下行压力等因素影响,账款回收期延长;5.中小企业成本负担加重, 普遍存在适用人才紧缺、高端人才缺失和人才外流等困境;6.支持创新政策不完善,创新政策知晓度和便捷性有待提高。